http://www.thehefmall.com

中年男人的崩溃瞬间:奋斗20年 最后悔的事是这个

  央视网消息 (记者任佳 陈欣):“没有想到在北京积累了近20年,到最后一文不值。”老赵很平静地说出这句话,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变化。

  2019年,北漂第19年,47岁的老赵深切感受到了“中年危机”这四个字的重量。创业宣告失败,身上背着五六十万外债,一千多份简历投出去石沉大海,偏偏妻子也在这时丢了工作。房子要租、孩子要养,最低谷时,冷不丁看到卖血的小广告,老赵甚至动了心思……

  梦想照进现实

  2000年的千禧夜,收音机里“一不小心就30岁”的话题讨论进行得热火朝天,出差途中的老赵听着广播里的声音,突然觉得眼前这种一眼望到头的日子不是自己想要的。彼时,即将而立之年的他在老家从事市场销售工作,虽然需要东奔西跑,但收入不错,回家有老婆孩子热炕头,还能时不时去大城市开眼界。“大公司里的牛人都在北京,在我们这种小地方顶多当个小老板,想在专业上面有发展,还是得出去。”

  跨年后,老赵不顾家人的反对,辞职来北京,开启了一个中年人的北漂生涯。

  行业里面谁最牛,他就奔着谁去。老赵如愿进入一家4A公司做营销顾问。“一出差,人家听说我们是北京来的专家,项目直接就交给我们做,确实做得挺好。”

  到了休息日,老赵随身带了个小收音机,听着北京的广播从公主坟的小旅馆走到天安门再走回来,虽然走到脚趾起泡,但走在长安街上,老赵打心眼里觉得“大城市就是不一样,有活力,真好”。

  来北京的前12年里,老赵一直深耕在广告业,中间跳过一次槽,不论是收入还是能力都越来越高。“从创意、表现、策略、到咨询,专业上来看,我认为自己还是可以的。”

  转机?危机?

  2013年,老赵从公司辞职,投资近100万注册了家自己的公司。公司没有招人,接项目、做策划、拍视频、剪辑、后期都由他一人包办。

  老赵辞职那年开始,诞生了许多年入百万的自媒体大咖。移动互联网的高速发展让国内自媒体用户异军突起,粉丝不断暴涨的同时,不少自媒体人拿到高额融资,自媒体开始受到资本市场的重视。自媒体进入的门槛低,能通过流量快速变现,想分一杯羹的人蜂拥而上。

  老赵也想通过自媒体推广自己的项目。他曾看好一个早教项目。“我觉得早教很重要,孩子在产房里面都是一样的,但是接出来经历了家庭教育之后就千差万别,原因就在于早教的缺失。”

  本以为有了好平台、好项目,结果肯定差不了。然而,钱投进去了,案子却没有被客户认可。“做教育商业服务,没有很强的资金杠杆,培育周期就会很长,客户觉得那样来钱慢,结果我所有的钱都赔进去了,还负了五六十万的债。”

中年男人的崩溃瞬间:奋斗20年 最后悔的事是这个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早教项目不行,老赵就在各个平台上开自己的公号,写起了创业类文章,然而,坚持了近一年,文章没什么点击量,公号也没多少粉丝。老赵发现,自己做自媒体的收入甚至比不过楼里收废品的大妈们。

  自媒体盈利主要依赖用户流量,虽说“人人都有麦克风”,但只有优质的内容才能吸引用户点击。经过市场的筛选与淘汰,自媒体行业中能够长期坚持内容更新与运营推广的自媒体人规模增速并不高。

  相关数据显示,以盈利能力为例,约70%的自媒体从业者月收入低于5000元,仅2.8%的人月收入超过10万元,真正成为IP商业化的超级自媒体不到1%。

  “我也试过再去找份工作,可是投了1000多份简历,基本都没有回音。后来我自己站在HR的位置上想,40多岁的人谁要啊,不上不下的,肯定没戏。”

  “如果当初买了房,也不至于像现在,一点退路都没有。”没买房是老赵这些年来最后悔的一件事。北漂前几年,付首付是没问题的,但老赵想把钱投在工作上。“我以为只要我在专业上达到一定程度,生活是没问题的,没想到房价越涨越离谱,最后也买不起了。”

  说到这里,他叹了口气。47岁的老赵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五官有着南方人的清秀,穿白色T恤和米色休闲裤,一双黑色皮鞋也很干净,整个人看不出一点颓态。若不是他自己提起,很难把他与失败联系到一起。

  没有退路的47岁

  今年年初,做财务的妻子也失业了,这让整个家庭陷入了“快揭不开锅”的困境。“有一次我看到了一个卖血的小广告,我差一点就去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